「似若有相思,卻還行坐如常日。似若無相思……」女孩抬起頭,看著櫻花飄落,提筆的手再寫下娟秀的字,唸到:「月光影中傾城顏,朝露猶有儷人姿。」

  少女將筆放下,輕輕的嘆了一口氣。

  纖長的睫毛,淡細的柳眉,紅唇如丹,面白如雪,黑髮披肩如絲綢光滑,兩頰桃紅如夕日染花,五官端正細緻,穠纖合度的身材略顯嬌小,眼睛清澈明亮。女孩身上飄著一股淡橘香,和她小家碧玉的氣質十分搭配。

  庭院裡那株大櫻花樹盛開,東風慢舞著花瓣,晨霧瀰漫。

  長廊上除了素書桌,旁邊還放了一碟糕點一壺茶,彩漆燒陶杯裡是上好的玉露,點綴著一片粉嫩的櫻花。少女臥坐在有扶手的椅上,看著庭中似雪飛落的春櫻,輕輕的蹙著眉。

  又到了令人傷感的春季。

  還記得那年失去了師父的音訊,也是在春季,岡崎盛開的櫻花下。

  師父啊……






記籠  序章  冬末之櫻





  「想什麼那麼入神?」

  修羅丸用刀柄輕敲了女孩的頭,看她下雪天自己一個人坐在茶店前發愣,不悅的板著臉。也不想想自己那麼容易染上風寒,還穿著單薄的忍服,他脫下圍巾,纏在女孩的頸肩上。

  「師父的圍巾好暖和喔……」少女凍紅的臉頰鼓起,用力的呵氣在手掌上,彷彿現在才感覺到冷的搓動雙手。「賞雪果然不能穿太少。」

  這句話引來修羅丸的一記爆栗。

  「賞雪?我直接把你打到躺床上會比你得肺炎好一點。」

  「師父……」

  「裝可憐沒用,你這個小鬼。」

  他只好也跟著坐在長椅上,讓她靠過來取暖。

  「一個人坐在這邊幹啥?」

  「賞雪……」

  「你會有那個閒情雅緻?老實招來吧。」

  「……發呆啦。」女孩嘟著嘴回答。「不知道去哪玩,很無聊嘛。」

  「那你也穿多一點再來發呆吧。」冰冷的手腳一靠上來就讓修羅丸忍不住又想把這個小腦袋敲清醒,自己的身體還讓別人擔心,真該抓起來打屁股。「上次給你的那條腰帶一定要纏好,入冬了天氣一冷可不是開玩笑的。」

  「師父好溫暖喔……」女孩早就沒聽他囉唆,閉著眼睛緊靠著他。

  「你是有沒有在聽啊!」舉手又要往她的頭賞下一拳,卻看著她一臉傻笑的呆樣,停在半路的手還是投降了,揉揉她的齊肩黑髮。「自己要照顧身子。」

  「是的,師父。我收到了!」

  「收到要照做。」

  「好啦,知道了嘛。」女孩吐了吐舌頭。

  只是師父不知道,如果她穿多了點,師父就可就不會好心的讓她取暖啦……女孩心裡想著,臉頰又更紅了。凍得傻了,瞧自己胡思亂想的,好沒規矩。

  「聽說右京那邊出現了異變之象,他日我會與朋友去看看。」向來往的茶店姑娘要了一壺熱茶,修羅丸督促著女孩喝下去,邊說。「你也別亂跑了,現在這種程度啊,去跟人家跑跑集兵之所還可以,不要到荒郊野地的洞窟去,路上遇到危險的人啊、怪啊、動物畜生之類的也要能避就避,知道了嘛?」

  「師父老是愛婆婆媽媽的……」

  「你可以說大聲點,我很婆婆媽媽是吧?」

  「沒的事,呵呵,師父最英明威武了!」

  女孩將茶杯放下,起身伸了個懶腰,她的身手相當輕盈,舉手投足間有著一絲絲的頑皮,又給人俐落的感覺。踏著步伐既似跳躍,又像是舞蹈,走幾步才回過身對修羅丸說:「師父老是把人當成小孩子看待,我啊,可是能夠獨自打倒山中的熊了呢!」說完她扮了大鬼臉,一溜煙的往保管處方向跑了。

  只留下銀鈴般的笑聲。


  那是女孩與她的師父最後一次會面。
創作者介紹

神通發雷!

thel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