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,仍舊無所事事。

  將採伐的木材綑一綑,交給御藏番的老伯,清點過後才發現託付保管的物品數快要超過限制了,不整理可不行。祀柾約略算了算,能賣好價錢的物品不少,或許該去樂市雇個店員。

  不過沈香能給青琭,兩兄弟生活時常受人接濟,只能以沈香做微薄回報,其他的也真是無能為力了。

  至於鳳尾竹得留給圯閭,木材也要做成和紙,那天他又送信來說和紙不足生產破魔箭矢,等等就把囤積的木材用一用吧。




  「祀柾,以要快點把書修一修,幫我生產柄啊!」早末每次見到他,總會豪邁的說著。

  而他也只能苦笑以對,在雜賀鄉這種偏僻的地方難以組黨徒,他到現在都還沒開悟什麼潛在能力了。生產物品的事,就饒了我吧。是他千篇一律的回答。

  也不急,自己的事不打緊,圯閭的事比較重要。

  早出生了幾分鐘,祀柾卻有著相當的兄長自覺,彷彿圯閭的風光是他的驕傲一般。

  『收到書信了。』

  說曹操,曹操到。是兄弟遠在京都寄來的信件呢。


  吾洗賦予石不順遂,敗光了家財,快匯錢來。


  無言的將信收好,祀柾煩惱著要怎麼湊錢給他。

  『收到書信了。』

  怎麼這麼快又一封?是急件嘛?


  腕袋仍在你那邊是吧?麻煩請人轉送於吾,乃想穿腕裝外出。近日製一批銀箭,花費甚巨,快匯錢來。


  忍住,你是哥哥,要忍住。

  『收到了信件。』

  還以為又是一封,沒想到是青琭寄的,趕緊打開來看看。


  最近把錢都匯給圯閭了,可能有點拮据,若有需要的話等下個月再……不知道圯閭是怎麼花錢的呢ˊˇˋ


  啊啊,連青琭都身受其害了,做哥哥的要……

  『收到了信件。』


  吾中意一只血氣面具,遺憾存款不足,又怕逾時飲恨,快匯錢來。






***


  『收到了信件。』

  「啊?祀柾寄來的?是要問我該匯多少錢吧……」圯閭一邊拆信邊說道:「就全部都匯來就好了嘛,何必婆婆媽媽的。」







  =  _  =)

創作者介紹

神通發雷!

thel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