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,要說當初為何會決定遊走各國,可能是為了冒險,也可能只是想代替她看看這個世界。

  「今天我去了忍者砦裡頭,看到傳聞中的大白額虎了,真的相當驚人呢,爪牙銳利,而且毛皮非常的漂亮吶。我拿了一張大皮草回來,剝得很整齊,你說放在房內的哪裡好?」青琭綰著一頭茶色的長髮,笑著對坐在長廊的少女說。「還有啊,那老人給了一件披肩,絲質地的,花色也是你喜歡的簡樸樣式,你搭著免得著涼了吶。」

  少女只是輕輕點頭,沒什麼表情,任由青琭為她搭上外衣。

  山那頭夕日殘陽,暮色染著滿天浮雲有紅黃橙紫,晚風輕吹著。夏日的紀伊總是晴空萬里,迎面的風裡有海濱味道,海燕成群,往地平那端飛去。

  一頭黑溜溜的長髮披在肩上,少女的靈魂也留在地平線那端,原本清亮靈活的杏眼抓不住焦距,紅唇也久久不曾吐露出一字一句。

  房間裡總飄著淡淡的柑橘香。

  「最近啊,我會找些人去京都看看。」替她梳理著長髮,自己一個人說著話。「那天彌夜送來了你喜歡的淡雪豆腐,是大老遠從岡崎買來的呢,我們說了一起去京都的事,這次定會有好消息的,你等著。」

  紛亂世事都與她無關,只希望能再看見從前的笑顏。


記籠  壹章  青穹飛雁

 


  唰──

  破舊紙門應聲拉開。

  「這……也太……清貧了。」已經是非常優雅含蓄的說法了,什麼窮酸、破爛之類的字眼都沒出現。

  長屋裡空蕩蕩,牆上散亂貼著千客萬來、小心火燭、家內安全等的字樣。

  雖然知道他們在京都過的不怎麼樣,不過畢竟是大城市,總是沒料想到會是這番光景。殊不知大城市的貧富差距反而更大,每週貼上貢獻榜單的可都是家財萬貫家大業大,反觀長屋好像比鄉下城鎮小的多,地價貴嘛。

  「青琭姐?!你、你怎麼來了!」圯閭把榻榻米上的材料隨意的塞進壁櫥,還沒做好的重藤弓看來是報銷了,價值肯定大大降低。算了,那些都不是重點,他將收藏的茶碗取出,背著青琭用袖子將碗上青白色黴菌擦掉。

  「祀柾呢?你們兩個住在這很擠吧?」

  「沒啊,他沒住這,他說要去雜賀孫市那邊謀職,早去紀伊了。」圯閭說。

  「紀伊?那他怎麼沒來找我?」

  「大概是不好意思讓青琭姐照顧吧。」祀柾雖然遠在他鄉,但是偶爾會捎人帶和紙與書信過來,兩人有在聯絡圯閭就不怎麼擔心他兄弟。

  青琭放下柳行李袋,坐在榻上脫鞋。

  「我來京都辦點事,看來晚上是不能住你這小長屋了,我找你問點事,待會就到右京找宿屋。」

  嘴上應著,圯閭拿出紅茶葉,沖了一壺濃茶遞給青琭。

  「你聽說過,活著的人能到死者之國這件事嘛?聽說跟京都有關……」啜了一口茶,青琭讚到:「唔,這茶碗挺不錯的嘛。」

  「這是青琭姐上次送的衝肩茶入,沒機會開茶會,就一直擺在家裡了。」順邊拿出京都的高級名產八橋豆沙餅當茶點,圯閭想也沒想的又說:「進入黃泉的事,已經是很早之前的消息了,只要藉由八尋大人的能力,出入死者之國都不是問題。」

  「這樣啊……八尋在京都?」

  「嗯,八尋大人就在神社裡。」

  「八尋……黃泉……修羅丸……」

  「怎麼突然對黃泉的事那麼關心?」

  「是小雁的事。」

  「喔……」

  突然一陣沉默,圯閭很識相的沒多說什麼,青琭的思緒已經飄回遙久之前。

  當他們都還是娃兒時,在伊勢發生的點點滴滴。

 

 
創作者介紹

神通發雷!

thel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dmay
  • 連載限定。

    敢問大姐~
    這系列是一年連載一次?
  • 是我最近回鍋……
    所以是回鍋一次連載一次!(大誤

    沒啦,要寫小說就要打信長,要打信長就沒時間寫小說啊……

    thelu 於 2008/03/07 11:07 回覆